欢迎您!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外媒新闻 > 正文
浙江东阳:监狱亿万富姐、霸道建筑大佬和横店不倒翁
更新时间:2019-07-12 03:45:58 点击数:172 

  金华这个地级市,紧邻杭州与绍兴,在浙江也算大市。但就知名度而言,却不如下辖几个县级市,如义乌、东阳、永康。

  主要原因,一是几个县级市的特色产业在全世界都有影响力,如义乌的小商品、东阳的红木、永康的五金。二是几个县级市出过不少全国知名的热点财经事件,其中人物命运跌宕起伏,令人十足感慨。

  2018年3月23日,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当庭判决,将吴英的刑期由无期徒刑改为有期徒刑二十五年,剥夺权利十年。

  这位当年的东阳亿万富姐,终于迎来减刑时刻。此时,她已在狱中过了11年。25年以后,1981年出生的她将年满62岁(无期徒刑减为有期徒刑的刑期,从裁定减刑之日起计算),是不折不扣的老妇了。

  而2006年,吴英身家曾达36亿元,位列胡润“女富豪榜”第6位。她的浙江本色控股集团,涉及商贸、酒店、地产、建材等领域。在东阳,甚至有所谓“本色一条街”,临街都是她的产业。

  吴英出身草根,父母都是农民,技校没读完去学美容技术,开女子美容院,后来又相继开了足浴店、韩品服饰店。赚到第一桶金以后,凭借天生的商业感觉,开始涉足房地产,资产成倍扩张。

  但2007年2月,一切戛然而止,她在北京首都机场被东阳警方带走了。 两年以后,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处吴英死刑,剥夺权利终身,同时没收个人全部财产,罪名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。

  法院认定,吴英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采用虚构事实、隐瞒、以高额利息为诱饵等手段,向社会公众非法集资7.7亿元,案发时仍有3.8亿元无法归还。

  2012年,浙江省高院二审,仍然维持死刑判决。但之后最高法没有核准死刑,而是改判为死刑,缓期二年执行。

  吴英被抓之后,资产全部被查封,包括各地109处房产、70多件珠宝及汽车、库存建材等,2008年评估价约1.7亿元(珠宝除外)。此外,专案账户存有涉案资金1800余万元,为拍卖车辆所得款及追回的资金。

  吴英入狱之后,其父吴永正四处申诉,坚称女儿无罪。父女都认为本色集团的资产被大幅低估,存在贱卖现象,而随着时间的流逝,被查封的资产(如房产)不断升值,已经足以偿还债务。

  女儿获得减刑,但吴永正的诉求是无罪释放。在他看来,从死缓到无期再到有期,只是一种程序,对他没有太多实质性意义。当然,狱中的吴英有时并不这么看,如果能早点出狱,她愿意妥协。

  而2011年,吴永正接受采访,指控东阳楼忠福家族参与对吴英资产的瓜分,则再一次引爆了。他相信,本色集团旗下的本色酒店拍卖时,被楼忠福的弟弟楼忠华以450万的价格买下,转手以780万的价格卖给他人,一进一出,净赚300多万元。

  楼忠福的广厦控股集团很快发出三点声明:广厦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及楼忠福家族与吴英案无任何牵扯;广厦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根本不存在瓜分吴英案后续财产之事;广厦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保留追究吴英父亲炮制谣言,恶意中伤之法律责任的权利。

  后来,吴永正接受凤凰网采访说:“这段时间有人警告我,让我小心一点,我不怕的。在这个非常时期,我吴永正一旦出事,就是他们整的,我是公开的就说了。我不怕捅马蜂窝,人总有一天要死的,我怕什么,只要事情做的正直。”

  东阳素有“泥木工之乡”之称。早在1987年,东阳72万人口中,就有8万多人从事建筑业,占农村劳动力的三分之一。8万多人,每年赚进一亿多元,农民收入的三分之一来自建筑业。因此,当时浙江把这种以建筑业为主要特征发展农村经济的方式,称为“东阳模式”。

  楼忠福最初只是东阳城关镇修建社的一名建筑小工,在工地上干体力活。他的出身比吴英还要低微,其父在他幼时被打成反分子,6年。他从小饱尝人情冷暖,相信强者才能生存。

  经理职位是“抢”来的。他本来不在候选名单之内,是他向金华市一位领导毛遂自荐,将不可能变成了可能。多年以后,他在浙江工商大学举行新书发布会,说:“幸福不是你等着就会来的,要去抢才行。”那本书的名字也挺霸气,叫《我要富过四代》。

  担任经理第二年,城关镇修建社更名为东阳市第三建筑工程公司,就是广厦的前身。1987年,楼忠福在《建筑经济》发表文章《大胆改革,勇于探索——东阳县三建公司推行经理负责制二年的巨大变化》,提到公司对劳动制度进行了大胆改革,把全部管理人员从原来的任用制改为聘用制,4000多名职工从原来的固定工改为合同工,打破了干部的“铁交椅”,职工的“铁饭碗”。

  1992年,广厦改制,成为当年浙江省股份制改革试点企业中唯一的一家乡镇企业。1997年,浙江广厦上市,成为中国建筑行业第一股。这两次跳跃,无不是楼忠福运用活动能力“抢”来的,前者让他控制了广厦,后者让他身家暴涨。

  2014年,因为牵涉案件,楼忠福被带走调查。消息传开,东阳城区很多人听到了鞭炮声。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记者在东阳采访多位企业界人士,有不愿意具名的受访者就说:“2006年前后,吴英在东阳突然蹿红,一时风头无两,而且还不臣服于楼家,这是楼家所不能容忍的。”

  他们不敢公开谈论楼家,是担心楼忠福很快被放出。事实上,他们的担心是对的。2016年,楼忠福现身杭州,安然脱险。

  媒体用“红与黑”这样的字眼形容这位建筑业大佬,认为他有称霸东阳的野心,连横店的徐文荣都不放在眼里。据说有次在横店,当地一个医疗厂厂长请吃饭,他喝醉了,当场掀翻桌子说不服徐文荣,东阳要以他为大。

  今年85岁的徐文荣创立了横店影视城,硬是在浙江西部山区“无中生有”,做出了一个集影视、旅游、度假、休闲、观光为一体的大型综合性旅游区。

  除了看得见的影视城,横店集团在资本市场还打造了一个“横店系”,拥有英洛华、普洛药业、横店东磁、得邦照明、横店影视五家上市公司。

  《中国经济周刊》的报道说,很早的时候,楼就提出和徐联合,把东阳政府的权力夺过来。徐直接拒绝说:“我同你不一样,我是做企业的,我不敢。再说,我一个做企业的人夺政府的权干什么?”

  浙江省国有和集体企业改制,通常会将财富量化到企业家个人。横店集团起源于乡镇企业,但一直坚持社团经济模式,企业所有权归全体社团成员共有。

  他在口述回忆录里讲过一件小事。小时候,母亲和后门邻居关系比较好,常带他去邻居家玩。有一次,正好邻居家晒火腿,火腿上的油往下滴,母亲就让他拿碗接住滴下来的油,好拿回家炒菜用。他顶着大太阳,拿着碗,在火腿架下走来走去。他人虽小,还没上学,但自尊心很受伤,眼泪就流出来了。

  能改制不改制,徐文荣认为这是人的本质决定的。他从小家里穷,而别人家里富,不知道原因是什么,只觉得不公开。他相信只有共同富裕,社会才能太平。

上一篇:王金龙与丫蛋为何离婚?王金龙直播被套话出网友:你飘啦!

下一篇:GitHub正在deepfakes和DeepNude等色情应用副本